​ 已经好久没发博客推文了,虽然这一段时间过得很魔幻,但是我依旧想稍微总结一下我的感想

​ 寒假接近结束的时候,我一直在重复打三国志11,偶尔打一把csgo,然后看直播耍手机,基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重复着打三国志到底有什么快乐呢?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十天,我也持续着思考这一回事。

​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体验和思考,我最后总结了几点,基本上每一把我都很少主动扩张,一般都是拿着新建武将参与进去新建立一个国度,然后占据好守的点位和城池,然后一直守着,我有过好几把这样的极端体验,在晋阳新建国家,然后和北边相邻的国家结盟,然后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开始修防御设施,修完之后就开始挂机,一直等着时间结束然后最强的那家开始进攻为止,但是大部分时间我很少经历这个阶段,因为不想等。而我得以守下城池并且反攻的实力在于我一些超模的新建武将,即使对面有着全三国志的武将,我也可以反攻并且赢下这场战役

​ 为什么在游玩三国志的过程中,我不是体验史实武将并且进攻其他领地,而是一开始就有着绝对的力量然后建立宏伟的防御设施?这是我的一个疑惑点。那么我的享乐是什么?

​ 首先是一种扮猪吃老虎的情节,我和自己幼年时期看爽文的经历结合起来,在玩这类游戏的时候,我的行为有的时候和爽文中开了金手指的男主是差不多的,一种倒错?通过对传统意义上的秩序的破坏和个人的独特性达到

​ 然后就是一种欺凌幻想,被攻击之后然后以绝对的力量反击回去。我同样分析的是我小时候的经历。大体的经历和事件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但是我一直觉得我奶奶有着被害幻想。无论这个假设正确与否,这种幻想确实在言传身教中被我吸收了。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奶奶是经常责骂我的,而爷爷则是打骂我,可能是不听课成绩差吧,那个时候我的精神状态不咋地,而在我的想象中应对他们对我的打骂措施是通过折磨自己,然后通过这种行为去反对他们的做法,让他们产生自责的心理接着悔改。之后我的这种想法越来越激烈,但是随着年龄的成长和主要教育人的变更,这种情况便较少出现。但是我依旧有着这种观念,而且更加偏激,一旦。。。我就。。。这种想法。

​ 新武将的建立和sire的自定义功能也同时将游戏的可玩性提高了一个档次,尤其是新建武将,给了一种自己掌握的国度的感受,一种无与伦比的权利感,将各种各样的武将编撰剧情和自己幻想的历史也是很有意思的。在小学的时候,经常会有我自己发明游戏,然后自己玩自己做的游戏的事情,而且我做的小游戏往往都是对抗类,单纯靠自己的幻想,一个人玩对抗类游戏,这在现在的我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当时的我确实是这样娱乐的。(这一点我倒是没分析出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