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为什么需要新制度

2.政治的分界

3.我理解的加速主义

1.为什么需要新制度

随着苏联的解体,整个社会主义运动进入停滞期,资本主义取得了世界性的胜利,无论是福利国家的建立还是资本主义自身制度的完善,仿佛都为其生命力提供了有效的延续。大部分人只要不处于饥饿的状态下,就不会站起来做出过多的反抗,那么是否资本主义是人类最后一个制度,又或者说,社会主义依旧具备其可操作性呢?

首先就公有制而言,就目前的人类发展水平来说,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一种状况。

首先就货币和资源的关系而言,从货币的优点来看,货币拥有着换取人类所需要的物质资料和精神资料,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则是把私人的欲望公共化,用整体的欲望去压制个别性的欲望。即使人类发明了能不通过人力完成整个食物生产的机器,大部分人的需求依旧无法满足,或者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大部分需求都是社会建构所形成的,而本性的需求则被视为最底层的需要。

对欲望和人类的本质的理解,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劳动,那么人的自我实现是通过劳动及其附加的社会关系而实现的,而这个社会关系,首先是自我寻求大他者的认同,然后进入象征界寻求他者的认同,从而达到自我实现,这一类方式是我本人的理解(可能不一定是这样)

悬置上面的问题,目前来说社会主义不具备其可操作性,而资本主义对人的本性过于压制,因此需要一种在生产力不发达的阶段,尽可能的减少人类纷争和群体生活水平的制度。

2.政治的分界

在古代社会,政治作为一种传统的分界结构,把国家内的人民,或者说忠于国家的人民分到内部,而外国与厌恶本国人则被分为外部。这样一种传统的分界体系一直延续到民族国家的兴起,传统的分界结构的优点在于简单,且容易,一般维系国家的为皇帝,国王这种。并与之以神话故事代代相传。缺点也很明显,一旦国民的生活水平降低,或是其他国家有更好的政策,并加以宣传,很可能导致部分国民叛变。

现代以来,上帝已死,欧洲传统的分界模式已经无法维系普通国家的存在,而此时民族出现了,民族的划分标准有很多,大体上以民族的文化习俗和地理位置为分界。民族国家最大的好处就是增强了国家的凝聚力,且有效的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以民族的概念来剥削其他民族和国家,甚至说产生优生论这样的理念,使得大部分除西方的国家都在初期陷入了资本主义市场的剥削之中。

时间来到1945年二战结束时,民族这个概念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殖民地在此时间点之后纷纷独立,而传统的建立殖民地的方式也不在适应当下社会,尽管非常多的傀儡国家被建立起来,但是终究是以一个独立民族国家的形式存在的。

民族这个概念始终和战争和剥削紧密的捆绑在一起,民族概念对于现代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对弱小国家的剥削和对历史战争民族的愤怒,而内部的剥削变得更为隐秘,历史的仇恨服务于政治需求不断极端化扩大化。

3.我理解的加速主义

通过扩大社会中的大群体之间的矛盾,从而使社会中的大部分群体都受到影响,使得政府不得不应对这些矛盾,并开启对话渠道,最终解决矛盾或是引入新矛盾。亦或者通过社会的急剧震荡来促使多数人都被卷入到矛盾中,然后开启一个混乱时代。

至于混乱以后会不会有更好的制度和更好的人民,那就另说。极端的人会越来越极端,部分人也会从中寻找到矛盾的解决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