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之境界大体在高中的时候看的,番剧陆陆续续的看完了,小说读了好几遍,这里我按照自己的思考分析一下剧本,写作手法,为小说做准备

​ 整本书可以看作是运用了新本格推理的恋爱小说,干也和式在困难中成长,突破困难,最终达到完满结局

​ 世界观是奈须蘑菇的月球世界观,这里不多论述。

从几个视角来分析

干也,整个文章,干也从被式迷上,到卷入到式的这样一种不平凡的世界里面去,干也=小人物,与式相遇=(或者说式本人)大事件。小人物卷入大事件中,干也在这个过程中解开了白纯里绪的谜题(伪装式进行犯罪),按照新本格推理那一套

,它的异常在于人格分裂和根源,这两件异常相互支持,构成了本故事相对奇妙的阅读体验。人格分裂和根源的”消失“,也标志着故事由异常走向日常,走向美满的结局。式在故事中有两个方向,一是解决”织“同干也的不协调,和式的矛盾,二是在织死亡后重新被干也所感动,处理荒耶宗莲带来的麻烦

白纯,作为一个配角,并且算比较重要的配角,白纯里绪对故事的推动和完善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一是他的被觉醒根源的过程,体现了这种魔法世界观,二是与两仪式的对峙,对两仪式的生活造成危机,并使得两个主角得到了成长。

荒耶,同样是配角,这个人物算不上有趣,因为它是标准的为了根源而做出追求的魔法师,唯一异常之处也许就是他抛弃了作为人的价值观,成为了追求根源的机器。

其他配角懒得介绍,等我什么时候重温一遍文本吧

​ 总之奈须蘑菇用的就是这样一套,新本格推理加上月球世界观,加上异常的人(不同于正常人,他们往往有着不可思议的方面),无论是干也还是式,或者说卫宫士郎,他们都有各自的根源,并且这个根源非常明确,与故事紧紧相连。不得不说,有奈绪自己的特色,式和士郎其实有相似点,式无法感知自己的存在,士郎则是把自己捆绑在卫宫切嗣的梦想中,失去了为自己生存的意义,他的理想是借来的,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坚持下去。从这一点来说,他和干也很像,干也在回答两仪式(根源式)的时候用”什么都不需要“来回应根源。

新本格推理:“本格推理是先造一间密室,然后把人杀死在里面;新本格则是先把人杀死,然后在尸体的四周造一间密室。”简单来说,假如把推理看成是翻牌游戏的话,那么新本格推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抽去几张牌,让读者被作者带去了其他的道路。

我看过的新本格推理只有一本,那就是《杀戮之病》整本书以怪异和猎奇作为核心,但是实际上最让读者感到震撼的不是这种表面上的怪异和猎奇,而是结局的反转,读者在这个过程中的思维被作者的暗示引导,致使推理出作者想要看到的答案。故事精彩的地方就在这里,即使我是知道这个作者把罪犯“隐藏“起来了,但是我依旧被这个故事带着走,并且在最后故事揭晓的时候发出一声诧异

空之境界中运用新本格推理的事件就是全文中的主要路线,干也为了证明式不是杀人犯而做出的努力,以及式以为自己是杀人犯而做出的行为,总之在这种意外中。读者会以为,干也只是把自己心中的式的形象投射到了式那里,以为式是不会犯罪的,这种错觉随着白纯的信息逐渐被给全,整个文章最大的骗局也就随着干也的视点被揭露。

最近两仪式手办到了,很开心,针不戳啊

关于“崇高”: 一个普通的日常行为,一旦发现自己占据了原质的不可能的位置,并开始化身为欲望的崇高客体时,就变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

这里引用齐泽克的话来解释我自己的体验,后面我更多的会站在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看法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