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今天在水群聊天时,想到了这个问题。当时群友的事例很让我察觉到一种伦理上的困境,群友的案例是这样的“今年遇到了一个四年级的学生,他表现的很差劲,各项能力都弱于同龄人,语文数学英语都很差,但是他的爸爸,一直把金钱放在孩子的英语学习上,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英语辅导班,估计是认为语文不重要,或者是很简单吧,英语肯定要难一些,所以给孩子报了班。然而成效很差,孩子的爸爸去外面打工,除了经济上的支持之外,基本不管孩子,妈妈呢,则是早就与孩子爸爸离婚,断了联系,现在孩子的抚养重担落到爷爷奶奶身上,现在孩子不管是品格上,还是从其他方面来看,都非常差劲,社会化失败了属于是”。那么这个孩子需要对这些抚养,付出某种回报或者是怨恨吗?

​ 总之这篇就是讨论一个出生和养育之间产生的问题,1,父母有必要付出足够的养育吗?2,孩子有没有这个必要感恩?3,亲情的合法依据是什么?依靠的是什么样的宏大叙事?4,孩子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东方的亲子关系

​ 西方对家庭对孩子的影响的研究数量较多,无论是“恒河猴实验”还是“依恋理论”都无不证明了这一点,但是这都侧重论述家庭对孩子的影响,而很少有社会化完全和未社会化的孩子对家庭的一个态度伦理问题,假如说父母有意把孩子培养成杀人犯,并且孩子已经犯过罪了,那么父母是否会因此得到惩罚?这算不算一种协助犯罪?

​ 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在东方集中体现为“孝”,像三纲五常之类的伦理准则,使得老,成为了一种权利的体现,其次,在东方父母对子女有赡养的义务,同时子女对父母有赡养的义务。在中国也流行养儿防老的说法。种种原因使得在中国的亲子关系中父母为孩子做一切都会被视为应该。实现生活中国内的父母在亲子关系处理中也确实扮演着保姆、仆人、提款机等等角色。

​ 在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下,原先的亲子关系已经被意识形态所覆盖,现代东方亲子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即家庭AE,在这种意识形态下,父母需要照顾子女,并且需要弥补学校机构的不足,对孩子进行劳动力再生产的教育。而在这个过程中,父母对于孩子几乎拥有绝对性的力量,而子女则按照道德要求和自身的感恩情感来赡养父母(一些发达地区的养老院正在发展,养老这一事物会由居家养老转变成养老院式的养老),在意识形态起效力的过程中,这一互动关系被合法化,自然化,仿佛天然如此一般。

​ 这也导致了只要学校老师没有120%的尽到管理学生的责任,大多数的父母对孩子的养育都是尽自己所能,但是也存在少部分父母使用极度错误的教育方式,比如根本不与孩子做平等的沟通,按照成人世界的标准去要求孩子等等,那么这样的孩子,有更大的概率出现失范的行为。

​ 恶劣的家庭环境不一定孕育具有反社会人格的青少年,但是具有反社会人格的青少年一定是从不幸的家庭环境中诞生的,这类青少年的失范行为,解释的理论有很多,包括社会学习理论,社会控制理论社会解组理论,但是本文的重点也不在这里

人是被抛到世界的存在

​ ——海德格尔

​ 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那么父母是否有义务将孩子生下来的同时养育孩子,孩子是否有权利选择自己对父母的养育或是不养育行为呢?

​ 将“生”这一项条件抽出,单单留下“育”这一项,典型例子就是那些被亲生父母找回的被拐卖的孩子(孩子被拐卖后由养父母抚养),从这些孩子的回归家庭的概率,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要素哪个更重要一点。

1,当前的亲子关系是什么作用的结果?

​ 首先让我们把目光放在私有制上,原始的家庭模式孩子则被看做私有物的形式,孩子可以被轻易的操控,经过启蒙运动后,人文主义的兴起,孩子最终被看做于成年人类似的独立个体,人们也越来越重视幼年时的人格体验,但是这依旧无法减少家长对于孩子的掌控力。直到义务教育的出现,才是得原先的家长对于自身孩子的控制力遭到削弱。这个时候,学校对孩子逐渐有了一定的控制能力,学校aie也成功的赋予了自身的功能,将劳动力逐步再生产,投入到社会中去。

​ 而这就要扯到理性了,学校对于孩子的培养遵循着工具理性的原则以其工具性作为首要地位,也就是能否作为合格的劳动力,掌握合格的技能,而对于其价值理性则几乎不培养,则导致了部分失范的现象的出现。而后现代价值观的冲击使得一部分社会规范遭到冲击,原先认为是不符合规范的事物逐渐得到部分人的理解,比如同性恋,lgbt。而这对于部分家长是一个重要的考验,能否把握后现代中的差异与重复的特性,对于一部分孩子来说尤其重要。

2,关于亲子关系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模式?

​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还是后现代,都是以家庭为主要的社会单位,而抛开家庭养育孩子显然是不可能的,假如由社会组织来养育孩子,则会出现人手不够,孩子得不到关注,或是和其他孩子的冲突问题。而突破家庭结构,寻找新的家庭的方式,似乎也有点不切实际,两个人的结构刚刚好,且目前的价值伦理还并不能对家庭结构产生冲击。目前来说家庭可能还是唯一的方式,至少在养育孩子这方面。

3,社会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1,首先想到的便是考试

通过考试来决定能不能成为父母,这种方法看上去很符合当代人的价值观,以成绩论英雄,这很优绩主义,但是和优绩主义的缺点一样,成绩只能考察父母养育的能力,并不能解决父母的品质不足的问题,对品德进行考察,也不符合人本主义,假如通过考试确实能改变父母的养育能力,增强孩子这个产品被开发的程度,但是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这种门槛会使得大量学历较低的人没有当家长的可能性,穷人不配生育,这肯定是剥夺了部分人的权力的。毕竟孩子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私有物品。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考试也不会使得部分孩子的处境变得更好

2,强化孩子的主体意识

通过伦理判断和学校反馈机制处理不合格的家长,似乎是有可能做到的,关键是如何判断孩子对家长的判断是否准确,在目前,未成年人的判断是不具有其法律效力的,也就是说通过孩子来判断其父母是否合格也不行。

3,学校或是社会机构发挥其功能

这一点的意思是通过学校或是社会机构对孩子的关系进行判断,对脱离班级体,或是和班级体的关系非正常的状态下,对家长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查和处理,在通过社工机构等进行处理,这个比较符合实际,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其成本较高。不过具备可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