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最初是指二次元产品中的特殊角色,既男生但是是女生打扮,穿着女装,或者说长的很像女生的男性角色,某种程度上看可以看做是异装癖或者说是恋物癖。这样一种性别中立角色对于男性女性之间的关系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伪娘在符号学意义上属于女性,生物学意义上属于男性,这样一种不伦不类的性别,居于扶她(我把扶她称为性别中立的一种属性,把男女看成两级)和mtf的左侧。可以归结为以下几个特征

1,伪娘身份认同的构建依赖于其衣着和妆容的拼贴

2,伪娘的性别特质依旧是由男性来建构

3,在菲勒斯秩序中,伪娘拥有菲勒斯但是在特殊情况下要主动承认自己的阉割,往往需要在阴茎-男性与阉割-女性这一二元对立中流动

4,动机丰富多样,有恋物癖,有单纯追求某种自己的美学(实际上我也不大了解过)

5,伪娘不会被轻易的分辨出其是男性

伪娘的形成无需通过药物的刺激(区别于mtf)也没有某种想要成为女性的欲望

将客体化作为分析的中心,那么我们可以把性别秩序看做是一个舞台,男性则是台阶下的观看者,而女性则是舞台上的表演者。mtf是从观众席走到表演的舞台上,而伪娘则从舞台下走上去,并且在台上的时候会和台下的观众一同观看表演,在这里伪娘迎合的是男性的审美符号,或者说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的女性的形象,凝视他者的时候同时被投射凝视,但是在这个舞台上,他可以随时下场。这和美男子(娘炮)又有区别,美男子的表演是针对女性,也就是在男性女性的身份角色翻转之后的舞台上进行表演,在服从于女性审美和女性需求。

伪娘这一身份认同扮演同样符合菲勒斯崇拜秩序,在常见的本子情节中,我按照性别分为三种模式

1.伪娘和伪娘

在伪娘与伪娘的本子的模式中,伪娘在这里往往作为和扶她表达的意义一致,一些人把这种模式称为伪百合,有些时候这和实际的场景差不多(抛开生物学意义不谈)。在通常情况下的百合是存在菲勒斯的缺失,两者都承认了菲勒斯的阉割,在现在的性别秩序下,这种模式需要区分攻受才能进行下去。但是伪百合和百合之间的差距是,两者都拥有菲勒斯,但是两者都扮演着阉割菲勒斯的存在,在这里菲勒斯秩序产生了流动,或者说传统意义上的男性女性的角色扮演在流动。而这种模式和男同之间的差别不在于生物学意义上,这里隐藏着一种性别误认和cosplay的艺术(长的像美少女就是美少女)大部分人在出生的时候都会被教导对同性生殖器的厌恶(我觉得应该有),伪娘显然是没有这种观念的,或者不将伪娘的阳具看做是男性的阳具误认为女性的阳具。

举个三明治的例子,三明治类似异性中的群交(群交和触手恰恰体现了男性是作为整体来享受快感,占据了菲勒斯的位置且拥有这种力量,便使得男性产生了幻想,即他拥有菲勒斯),在三明治中有三个主体,一个主体在三明治充当男性的角色,一个主体即充当男性又充当女性的角色,而最底下的则充当女性角色。而这也恰恰反应了三种不同的态度

在这里伪娘的快感有两种,一种是生理机能上的,一种是对禁令的逾越产生的快感,身份倒错的快感

2.伪娘和普通女性

隶属于异性恋的一种,分析这种情况就需要分析恋物癖,对女性的爱欲的移置。什么时候有想法了再写

3.伪娘和普通男性

在通常情况下,雌堕这个词占据着这种关系的核心。按照事实判断来说,属于男同行为,而它又和普通的男同,和耽美有所不同,普通男同可以参考野兽前辈,而耽美则是美型男子之间的服务于女性市场的文化消费符号。伪娘和男性,在普通的,随处可见的街边,可能大部分人不会辨认出来这个人的性别,而扮演女性和男性谈恋爱的事情大概率不会发生,那么这里的伪娘只能算缺失的mtf。

有传言说伪娘比普通女性要贵,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也反应了一种现象,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是伪娘?

通俗理解,伪娘代表着某种臣服,在通常的本子里体现的非常清楚,即伪娘的菲勒斯弱于男性的,这也一种男性力量在

举个例子,曾经的仇人现在雌堕变成了自己的女人,这样一种性别转换的地位对于大部分男性是难以接受的,而在这种复仇关系中,作为胜利者的男性则拥有了主人地位,在主奴辩证法中,主人被不被承认的奴隶所承认,这一矛盾导致了结构性的失调。在这里同样是菲勒斯秩序的争夺,在这种争夺中伪娘毫无疑问是失败的(不然就是男同了,或者是另一个形式上的第四爱),也就是在男性那一面,原先拥有菲勒斯的正常男性却要因为自己而阉割,在菲勒斯的斗争中这一形式得到了确立,通过征服其他男性,并使其转化成女性的方式,男性从而确认了自我的菲勒斯幻想

其他

而性别这一角色并不同于普遍的社会身份,性别影响的范畴更加广泛,在伪娘这个圈子里体现很明显,当自己逐渐认同这个亚文化圈子,或者想要加入这个圈子时,就会开始泛化他人(社会角色的扮演),从说话到行动,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改变。一个人在认同伪娘后想要成为伪娘后,则会逐渐进入到伪娘圈子的场域中,扮演这种角色必然和先前的角色发生冲突,在这种冲突中,原先被认为是直男的社会行动会被抛弃,而伪娘的社会行动会被采纳,即新的惯习在这里形成。

伪娘这一社会角色很容易让我们在象征界和想象界的交互中感受到实在界的匮乏,即二元性别是一个空无能指,这种身份产生了一种主奴辩证法式的矛盾,促进了性别秩序的松动和流转。

性取向

把性取向这个词单独拿出来谈,首先性取向不会是先天生成的,性别认同也同理,首先是性取向,性取向的产生和性行为密切相关,人类不会天生就喜欢一个长着这个性器官的人,但是性行为只能在指定的相对的性别中发生,男女之间符合规律,而性行为也进一步确认了性取向,不能发生性行为,性取向也随之固定下来。这里存在一种性行为的认同,也就是说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必定存在着一种匮乏,而异性恋是相对自然的。

性别认同首先是社会性别认同,其次才是生理层面的认同。